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人间杀神橙年岁月最新章节阅读-人间杀神魏雪妍张子枫小说目录在线阅读

人间杀神第四章 十年韶光

海星福嘉园。

暮色四合,是夜!

一辆快速穿梭在昏暗道路的劳斯莱斯,停在了一栋豪华,冷清的别墅前。

车门突然被暴躁推开,魏雪妍快步冲到大门前。

开门……

进门……

一气呵成!

随后魏雪妍一脸挑衅对张子枫竖起中指,然后砰的一声……

大门合上了。

一阵凉风习习,某男感叹人心冰凉啊。

张子枫此时坐在车上,点了一根香烟,甚是觉得自己这美女老板有些意思。

不过这样挺好的。

至少这无聊枯燥的保镖工作不会让他想当逃兵。

此时魏雪妍心情大好。

什么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,而且是让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家伙保护。

自己睡外边吧。

哼着歌曲,魏雪妍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,裹着浴巾回到了房间。

在对着镜子吹头发的魏雪妍,殊不知此时在她身后,柔软的大床之上,张子枫正捧着一本时尚杂志书,眼睛却直勾勾打量着魏雪妍那窈窕的光滑背影。

啧啧啧,没想到你身材这么正点,有些让我意外呀!张子枫挑眉。

啊,魏雪妍尖叫跳了起来,吓得她猛然回头,就看到痞笑而来的张子枫。

你,你,你怎么进来的?魏雪妍害怕道。

张子枫亮出口袋的钥匙,淡淡道,你外面地毯下不是留了一把钥匙嘛,怎么?不是留给我的?

魏雪妍被张子枫逼到墙角,面红耳赤的她紧紧抓着浴巾,害怕到了极点。

整个徐州市惦记她的人没有一千,也有五百。

在她上任魏氏安保公司总裁期间,骚扰她的人不再少数。

无疑对于半夜,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张子枫,魏雪妍不害怕那是假的。

你在怕我?张子枫坏笑道。

我凭什么怕你,我可是魏雪妍,语气却显得没有底气。

你……确认?张子枫已经彻底将魏雪妍压到墙角。

此时的魏雪妍哪里还有白天的嚣张气焰,如今是紧闭双眼,手脚冰凉。

就在魏雪妍以为自己羊入虎口时,张子枫却又躺回了床上,似笑非笑打量还有这一面的魏雪妍,道,这床挺舒服的,以后我征用了。

魏雪妍不可思议睁开眼睛,这……这就结束了?我还以为……

老板,你在说啥?张子枫坏笑道。

没,没什么,魏雪妍劫后重生,突然反应了过来,变脸比天气还快道,谁准你睡我的床的,滚出去,外面还有那么多房间。

没得商量,这个床就挺好的,还很香呢。

魏雪妍气疯了,去拉张子枫,结果这家伙重得跟头牛似的。

混蛋,你老板还是我老板,魏雪妍尖叫道。

你呀?

那我命令你,马上滚出我的房间。

可是此时床上已经传来张子枫夸张的呼噜声了,魏雪妍瞪大眼睛,久久没有反应过来。

这……这就睡着了,太假了吧!

从小到大,她还没有被人这么不尊敬过。

怒火中烧的她裹着浴巾来到一楼的沙发上,此时在听到自己房间传来响彻云霄的咕噜声,让她几乎接近崩溃。

叹了口气,深夜只听见冰山女总裁的魏雪妍,疲倦道,我到底造了什么孽,爷爷你要这么对待我。

第二天蒙蒙亮,习惯早起的魏雪妍却因为某男彻夜呼噜声,彻夜未眠。

此时在被人扰乱美梦的她侧过身,柳眉微蹙,显得一丝可爱。

老板,你今天不上班吗?一道烙印灵魂的噩梦声音惊醒了魏雪妍。

魏雪妍迅速起身,双手交叉在胸口,一脸冰冷盯着睡眠充足的张子枫,一套动作一气呵成。

敢碰我,我阉了你。

谁愿意呀,你就是脱光光我也没有兴趣,张子枫痞笑道。

你……魏雪妍哑口无言,忍下清晨的第一口怒火。

而就在这时,门铃响起。

魏雪妍眉头一皱,她刚般的新家,谁会来找她呢。

坐下,安静,刚刚还一脸痞子气息的张子枫骤然语气冰冷。

雪妍是我,韩文青,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韩文青是谁?张凡问。

我们公司的安保总经理,昨天你们见过。

此时韩文青一脸严肃站在门外,对于张子枫这个人,他真的放心不下。

所谓面由心生,张子枫给他的第一印象实在不太好。

门这时候开了,韩文青迅速露出一抹标准的暖男微笑,可是迎来的确实满脸胡渣,油光满面的张子枫。

怎么是你?韩文青语气带着一丝冰冷。

怎么就不能是我?张子枫敷衍道,你要干啥?

韩文青眼睛往门内观察,道,我来看一下雪妍。

她挺好的,在床上睡觉呢,再见!张子枫言罢就要不耐烦关上大门。

可是韩文青却猛然摁住了大门,脸上闪过一丝冷意。

你是保镖对吧?韩文青道。

对啊。

那就请做好你保镖的份内事,知道我是谁吗?韩文青自信道。

你是谁,关我毛事,说完了吗,说完了赶紧回家去,你家长不担心你吗。

骤然大门传来一股巨大的反弹力,韩文青脸色一变,直接就被震飞了出去,摔得他屁股一阵剧痛。

该死的,韩文青咬牙切齿道。

屋内,魏雪妍狠狠瞪了一眼张子枫一眼,道,你干什么啊你。

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,我保护你呀,张子枫不以为然道。

拜托,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吧,魏雪妍没有好气道。

你没事吧,韩总经理?魏雪妍推开门,看到已经爬起来的韩文青,皱眉问。

没,没事,韩文青收回怒容。

你手流血了?魏雪妍冰冷回头又瞪了一眼张子枫,这才道,进来吧,我家里有医疗箱。

言罢魏雪妍上了楼去拿医疗箱,而韩文青已经一脸冰冷走了进来。

在看到张子枫像爷一样穿着魏雪妍粉红可爱拖鞋,坐在沙发上时,韩文青怒火冲天,拳头不禁握紧。

他为了得到魏雪妍的青睐,足足在魏氏安保公司任恼任怨两年多。

徐州市的名门望族,富家子弟都说他疯了。

可是他不在乎,他只在乎魏雪妍对自己的感情。

如今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保镖横插一脚,竟然整整一晚上住在魏雪妍的别墅。

他如何不怒。

你自己包扎一下吧,这时魏雪妍下楼将医疗箱送了上来。

韩文青立即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向前接了下来。

这个过程张子枫暗暗嗤笑,这种两面三刀的家伙,还真是让自己喜欢不起来。

张子枫看了一下时间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起身往门外而去。

你去哪里?魏雪妍问。

怎么,离不开我了?张子枫道。

别不要脸了,魏雪妍抱胸,假装冷漠道。

此时的韩文青脸色就更加难看了。

有点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,放着吧,暂时你是安全的,等我回来,不要乱跑,乖乖的知道吗,否则打你小屁屁哟。

魏雪妍呼吸一浑,似乎是想到昨天这家伙当着自己的下属,狠狠拍自己屁股的事情。

魏雪妍只觉得颜面无存。

这个混蛋,魏雪妍咬牙切齿道。

拿着魏老给的车钥匙,张子枫根本不需要导航往曾经记忆熟悉的地方开去。

他是在徐州市征兵入伍的,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,争强好胜。

如今十年韶华易逝,那少年已经成了搅动风云的巅峰王者。

此番再看曾经熟悉的画面,感触良多。

最终劳斯莱斯停靠在了贫民区的小巷之外,张子枫嘴角露出一丝苦涩。

似乎是想起了十年前,他因为赌气,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场景,嘴角不禁勾勒出一抹自嘲来。

那个老头如今可还好?

这样想着张子枫向着熟悉的那条小路而去。

相比十年前,这里已经非常陌生了,而渺小了。

不过那棵大槐树似乎还是儿时的模样,张子枫不禁停下来属望着。

似乎是想到了曾经有个满世界都是自己的女孩,张子枫心里一阵温暖。

可惜呀,时间会改变一个人。

它改变了曾经的张子枫,也彻底改变了那个满世界只有自己的女孩。

街邻街坊此时正在张罗着什么,随着张子枫的到来,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。

张子枫注意到了一个熟悉而佝偻的背影,脚步不禁停泄了下来。

只看见白发稀疏,面色苍老的男人,脸上萦绕着一层阴霾。

他无力的双脚颤颤巍巍撑着身体,裤脚挽起,蹲在井边就像一只垂死的老乌鸦,用他干枯的鸟爪死死抓着井口。

随着他一口一口旱烟从发黄的大牙喷出。

仿佛等待幼年乌鸦回巢的情形。

张子枫这一刻不敢面对他,不禁后退半步。

而就在张子枫准备打退堂鼓时,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诧异的女人声音。

你……你是子枫?

航空资讯 综艺频道 新能源 软件资讯 大数据 家居生活 读书心得 汽车资讯 故事会 女性话题 明星资讯 戏剧歌舞 面试技巧 小说 心情说说 医药资讯